滚动新闻:

更多收藏鉴赏

更多工艺名家

新闻内容

郑州的老字号当铺———恭和典当

来源:中国商报 时间:2013-4-15 14:06:04 作者:许 韵 编辑:王欢欢
  内容摘要:据黄弼臣的孙子黄明远介绍,恭和典开业之初设在郑州南大街南头路西(现中药制药厂地址),后黄弼臣以九千三百串钱(制钱一千文为一串,一串钱换一两纹银,清末一串钱换一块银元)购置了东大街西段路北的一处院落(后为中药材收购栈址)。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新中国成立前,郑州的典当行不多,但有一家名气极大,声名远震四方,这就是恭和典。

  恭和典当铺是黄弼臣(字理堂)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创建的。黄弼臣是陕西人。光绪年间,以举人大挑一等分到河南。光绪十六年(1890年)至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间先后任邓州、长葛、商水、西平四地知县。

  黄弼臣开典当

  任职16年,黄弼臣积累了丰厚的资财。卸任后,他考虑的第一件事是通过何种渠道来使现有的资产增值,令子孙的生活无忧。通过对市面的考察,黄弼臣发现典当业是比较稳妥的行业,风险小、利润高。

  典当业在当时属于官商性质,只有与当地掌权者熟络,才有可能获得报批备案。一般人即便有钱,但没有当官的牵线搭桥,想涉足此业,也是不可能的。黄弼臣正好有这方面的优势。他利用自己任职多年结交的关系,找到当时在任的长葛知县潘守廉,靠他担保,很顺利地报批备案。同时他深入开封、禹县等地,对当地的老牌当铺如公茂典、同茂典等进行考察学习,摸清开当铺的路数,并请他们推荐对典当行业有经验的人,一切就绪,正大典当铺就在长葛县城内开始经营了,资金是八万三千串。

  正大典开业时间不长,黄弼臣便意识到这个当铺开错了地方。当时的长葛地界小,农民人少地肥,年景通常不错,一般农民家庭靠精打细算尚可维持基本生活,进当铺的需求不那么迫切。旧社会中,人们的传统观念认为,进当铺是山穷水尽时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进当铺啊。正大典面对的客人,主要就是这一层面的农民,因而生意清淡,店里每月仅能收当几百起至千起,收入连正常开支都维持不了。

  当时典当业备案规定,有三年的试办期,试办期满后,要继续经营,应再申请正式备案。正大典开了三年,没有好转的迹象,黄弼臣果断停业。

  经过一番考察后,黄弼臣决定将当铺开设在郑州。郑州当时属于州治,地广人多,交通方便,经济繁荣。加之黄与郑州直隶州知州叶济(字作舟)是旧交,关系密切,开店之事很快定了下来。

  恭和典当的模样

  据黄弼臣的孙子黄明远介绍,恭和典开业之初设在郑州南大街南头路西(现中药制药厂地址),后黄弼臣以九千三百串钱(制钱一千文为一串,一串钱换一两纹银,清末一串钱换一块银元)购置了东大街西段路北的一处院落(后为中药材收购栈址)。

  这是一处五进院子,有楼房44间、平房49间,占地约5亩。其中包括临街门面房9间,后面分东西两院,前后均为五进。店前临着东大街,店后院直抵法院东街,前厅后院,气势不凡,堪与当时豪门府邸相媲美。

  恭和典当铺的营业室设在该处院落的西院大厅。柜台高约两米以上,营业室里屋设有钱库,外屋住店员看管。为了安全起见,除平时雇有保镖和巡警各一人外,存放金银首饰的立柜屋外间经常有人住,每日夜间由学徒轮流分班巡夜,直到天明。

  除了营业室,黄弼臣还在西院设了几个附属部门,二进为经理室,三进为厨房和餐厅,五进为马棚和磨房。

  恭和典当铺经营见好之后,又附设了恭和恒钱庄和恭和昶估衣店,分别占据了东院大厅和临街门面。东院一进西房为外事掌柜住所,东楼为员工宿舍,东院二、三、四进均为储存当物的库房和仓库。东院二厅里间有三台大立柜,柜内分许多层,每层有抽斗30个,专存所当金银首饰,外间住有店员看管。为确保财产安全,院落大门门房设有专职门卫保镖,并雇请一名巡警维持秩序。入夜,则有专人巡逻,确保万无一失。

  恭和典的排场在当时非一般商店可比,店里有一辆专用大马车拉送当物,家人出入则乘坐自家轿车,另雇请三个佣人服侍全家饮食起居。

  恭和典待遇相当不错

  恭和典当铺大掌柜为杨泰运(字文卿),总管内外业务。杨泰运原籍巩县,曾是正大典当铺店员,颇得黄弼臣信任。外掌柜马超然(字冠群),学识渊博,负责对外交际。当铺另设内掌柜负责内部收当、赎当、保管等业务。掌柜之下有相公(次于掌柜的店员)、学徒一批。从掌柜到学徒,每天从早到晚,工作时间都是十几个小时。

  收授当物的是有经验精通业务的店员,他们能识别衣服的好坏,辨别金银的真伪,收当物、赎当物都由他们直接与当物人接触。

  学徒是在柜台里管收授当物的,不直接与当物人接触。每收一号,管账先生记上当账,写出当票,依次取出预先编好标号的纸条,学徒接过当物,随时放在收当号的长案上,用力弄紧,够合抱一捆时,送到号架室的架子上。学徒还干杂活,抹桌、扫地、擦铜灯、铜茶壶等。那时的灯用的是植物油,铜灯每天都要擦净,在灯嘴里穿新线捻,才能保持光线明亮。店里用灯油和食油相当多,存油总保持几百斤,多半是芝麻油。

  学徒还要查钱穿钱。这是一项工作量非常大的活儿。当店每日出入二三百串钱,每串一千文,数目不算小,分量也很大。另外还要粉刷赎当后号码作废的竹牌,每天也有几百个。把用过的竹牌放在水里浸泡后,用猪鬃刷子将原来的字迹刷掉,用麻刷子蘸掺皮胶的白粉水刷上,晾干后,再编号以备使用。学徒们还要抽时间学算盘,学典当知识,以求早些“转正”相公。

  当时当铺的待遇比起其他行业算是不错的。薪水以年计,大掌柜每年六十串,掌柜之下的薪资分别是五十串、四十串、二十六串、十三串、九串、七串、六串不等,九串以下是大小学徒,十三串以上随业务熟练程度递增。另外每人每月有一百文零用钱。还有,夏季买手巾、扇子,冬季买帽子等费用,均由店里出钱。所有店员住宿店中,膳食由店里出钱。通常每桌四大盘菜,主食为白面馍、面条、大米饭。每月初一、十五的中午改善伙食,通常是摆酒席,上八盘八碗。

  四处维护关系

  当铺负着有钱的名声,开设者黄弼臣又是外地人,为确保经营的正常进行,他采取了花钱买平安的策略,在维护关系方面花费不菲。

  对当地的头面人物、士绅阶层、左邻右舍每年的三大节日,春节、端午和中秋都要送礼物,每年正月还要设宴招待,叫做饮春酒。对地方文武官员则直接送钱,钱的多少根据职位的高低和对当铺的作用而定。

  除此之外,当铺还借各种名义送钱送物。如迁居以燎锅底为名送礼品,结婚生子送礼金,寿辰送缎幛,丧事送奠仪,演戏送加官礼等。加官送礼是大户人家请戏班演戏时,戏班对主人的敬礼仪式,由演生角的带上面具,手持二尺长布幅,上写“天官赐福”、“加官进爵”、“连升三级”等吉利话,届时,主人与客人都要给赏钱。

  解放后,黄明远曾在家中发现过一本残破不全的记事本。上面记载着民国元年(1912年)当铺应付门户的差款情况,名目繁杂,什么地方春季礼金,乐善局等各种民间组织,各种庙会,甚至邮差、乞丐(一给就是几百文,应该是乞丐头目)。

  百密也有一疏,当铺仍偶有意外之事发生。辛亥革命前,清政府起用袁世凯,其部队南下路过郑州时,一伙士兵进当铺骚扰,把枪甩上柜台,吼叫着要“当枪”。掌柜的连忙托人说情,送上钱银,才算摆平。此类突发事件,全靠平时维持的关系出面疏通,才不致使事态扩大。

  典当业备案规定,有三年的试办期,试办期满后,要继续经营,应再申请正式备案。恭和典试办三年期满时(民国2年),虽经营状况良好,但黄弼臣没有再申请正式备案,黄明远称“祖父年事已高,精力不济”,但恭和典停业应该和时局的动荡有很大关系,凭黄弼臣的精明当然会选择见好就收。因为衣物当期一般为2年,所以恭和典当铺的业务直到民国4年(1915年)才完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