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更多收藏鉴赏

更多工艺名家

新闻内容

碑刻帖石记录感人故事

来源:江南晚报 时间:2013-8-15 17:16:47 作者: 逯恒贞 编辑:刘艳云

  内容摘要:位于惠山东麓的华孝子祠,北毗惠山寺,南邻天下第二泉,祀晋朝孝子华宝。据史料记载,华孝子祠始建于唐,复建于宋,明清年间曾多次修缮与增建。这座祠堂以独特的平面布局和古老的建筑风格,独领惠山祠堂群之首,在经历了数百年之后,依然保持着古建筑所特有的朴素、庄严之感。这座在惠山古镇现存百余座祠堂中历史最为悠久的祠堂,沧桑感不仅来自于其建筑与格局,更书写在祠内保存的碑刻帖石中。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据园林文史专家金石声介绍,目前祠中保存的碑刻帖石共有45方,除了有历史的老刻石,嵌在新建碑廊中的10方为2004-2006年初刻和重刻的记事碑,《华孝子祠记》碑刻就是其中之一。“新刻石碑不足为奇,但‘华孝子祠记’这块八年前才初刻的碑可谓来之不易,要从元代说起了。”

华孝子祠里的碑刻

华孝子祠里的碑刻

华孝子祠

华孝子祠


  《华孝子祠记》文字为元代郑元佑所撰,墨迹清逸雅淡,距今已有七百余年了。文字写成后一直未曾刻石,并历经不同人手中收藏。民国三十年时,无锡实业家、大收藏家华绎之以二千元从秦蓁如处购得此收藏,并将其带到台湾。

  2005年华孝子祠修复时,由华氏南渡迁锡后裔华原泉28世裔孙华仲厚先生兄弟出资刻记事碑十通,《华孝子祠记》才得以初刻。“华绎之是华仲厚的父亲,这篇华氏珍贵文献经历几百年后最终由华氏后裔第一次刻成碑,将其长久地传承下去,了却了前人夙愿,可谓包含了华氏子孙对祖先、对华氏文化的敬仰。”金石声说。

  我国的孝道文化源远流长,自古以来,孝道维系着家庭和社会。《华孝子祠记》讲述的就是华孝子华宝的孝道故事,碑文中写道:“孝子名宝,当晋之时,其父豪,从军出征,垂行,属其子曰,必俟我归,为汝冠。时宝方八岁,而父竟没军中。比孝子渐长成,念其父之言,终身不冠。既老犹髫鬌肩垂,至不娶以没齿。人有问之者必对,或劝之娶,则亦恸哭以谢之。年七八十以寿终。于是称之曰华孝子。”公元481年齐高祖下诏旌表惠山孝子华宝,赐“孝子”匾额,邑人即以惠山居所立祠,这就是孝祖祠之始,华宝的孝行为华氏后裔所称颂。“新建碑廊中有8块为明清时期修缮华孝子祠的记录,重刻前一部分碑残缺不全,幸运的是,有一部分拓片收藏在无锡博物馆中,我们将其翻刻,作为祠堂历史的一个见证。”

  2005年华仲厚、华叔和、华季平兄弟撰《重修孝祖祠记》,是华孝子祠最新的记,由苏州大学教授华人德书法写就。从元代到现代,华氏后人延续着家族的文化,10块碑的文字记录下这段历史。

  重刻真赏斋帖石展瑰宝风韵

  祠堂内现存有真赏斋帖石11方,为重刻版本。真赏斋帖石是中国明代名刻,素为金石书法家所重视,各类书法文献上均予记载。真赏斋帖刻成于嘉靖元年(1522),是由华夏将其真赏斋中所藏钟繇、王羲之等书法古迹,请书法家文徵明、文彭父子钩摹,著名刻手章藻刻石而成,为世人视为珍宝。

  据金石声介绍,华夏是明代著名的民间收藏家和金石书画鉴定家,有“江东巨眼”之称,他用来藏书画的地方就是“真赏斋”,将他珍藏的名家真迹经刻石,难怪被视若珍宝,并被誉为中国民间私家刻帖瑰宝。

  嘉靖三十三年(1554),倭寇骚扰无锡时,真赏斋帖石曾毁于战火。不久后重刻,与原帖也基本无异。

  经历漫长岁月,至清末民初时,真赏斋帖石竟被洋人所购得,眼看就要流落异国。华绎之先生得知此事,十分焦急,为保全华家这一世传瑰宝,想方设法,历经周折,不惜重金,以一石一金的代价从上海的洋人手中赎回,运回无锡荡口。

  “后来帖石中的一方在运往华孝子祠的途中丢失,文革时期其余帖石被人用钢钎凿毁,一代名帖毁于一旦,令人痛惜。幸运的是,我们今天依然能在华孝子祠享堂后院北壁一睹残存的真赏斋法帖之最珍贵的一方——钟繇《荐关内侯季直表》原碑风韵。”金石声说,“文革后,园林部门为恢复名帖,特意选调当代名刻手黄稚圭,依据原拓本,完成了真赏斋帖十一石等的重刻工作。今日能目睹重刻的十一方真赏斋帖石,也算是幸事了。”

  《春草轩记》记录感人孝子故事

  华氏是以孝闻名的家族,后裔代代弘扬孝道,元末明初的华幼武就是华家的又一大孝子。

  “华孝子祠的大批碑刻在文革时被凿坏,其中包括文徵明所书《春草轩记》刻石,现存的16方嵌在华孝子祠享堂西北壁。”金石声说。

  刻石内容讲述的是一座建筑——春草轩,轩名取自“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所传递的诗意,让人联想到慈母形象,春草轩最初正是元代华家孝子华幼武所筑。

  华幼武的父亲26岁去世,他6岁便成了孤儿,年轻的母亲日夜耕织,赡养公婆,抚养儿子,31年后因劳累而双目失明。幼武对母亲万分感激与钦佩,于是放弃了功名,尽心侍奉母亲,并建了“春草轩”。后来华幼武之子贞固从东亭迁荡口,又在荡口建春草轩,纪念祖母和父亲。自元代以来,历经沧桑的春草轩曾三次废而复兴,最终建筑没有有幸遗存,只剩遗址。

  据清初华章志《书春草轩记后》所载:张翥所作《春草轩记》,有文徵明书隶书石刻,旧在东亭,华章志的父亲(华珑,字守固)为此不顾数十里之遥,跋涉往访。

  石刻已失散多年,华珑不顾年事已高,多次往东亭访问当地乡人,查找杳无音讯,经过十多年的悉心找寻,终于从农家猪羊牛圈、井圈灶间等处找到十六方刻石。

  华珑嘱咐儿子华章志,如果《春草轩记》刻石,能够全部找到,一定要重构春草轩以珍藏。

  华珑去世后,华章志继承父志,继续搜寻,竟又访得三方刻石,春草轩刻石至此已全部找到。

  金石声介绍,1959年,《春草轩记》刻石移华孝子祠享堂壁,得16方,遗憾的是,不知何因,又缺三方。“文革”间被毁若干方,到80年代时,依据原拓本重刻补齐后嵌于享堂北壁,仍为16方,缺首一方及第六、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