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更多收藏鉴赏

更多工艺名家

新闻内容

崖柏兴起环境遭殃:收藏市场文玩手串变了味

来源:和讯网 时间:2015-3-19 9:31:18 作者: 编辑:王文龙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一截截或大或小的老树根,看似土得掉渣,如今却成了我市收藏市场的新贵。从去年开始,随着崖柏热在全国的兴起,这些从前鲜有人问津的老树根被制成手串、把件、摆件,甚至成品家具销售,价格更是涨到让人吃惊的地步。然而,在这股收藏热潮中,最为受伤的,却是崖柏产区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文玩,这个原本高雅的爱好,在疯狂的崖柏热潮中变了味儿。

  文玩新宠

  “崖柏最早的时候,就是指太行崖柏,主要长在太行山脉的岩石缝中。”在我市从事根雕十多年的赵国振对记者说,“由于生长环境极其恶劣,容易形成奇特的造型,且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往往被根雕艺人看好。此外,崖柏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如安神、排毒、消炎等。”据他介绍,以前也就是根雕市场对崖柏有一定的需求,所以销售非常少,除了造型非常特别以外,基本上都很便宜。

  但从去年初开始,崖柏开始被文玩商家热炒。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崖柏的价格在北京、福建等地上涨了近十倍。一位崖柏手串经销商告诉记者:“去年,我曾经向北京发过一个手串,珠子的直径有15毫米,是陈化料崖柏,在北京被卖到了两万多元。”

  随着一级市场的火热,各地二级市场也随之跟进,在我市的几大收藏市场内,价值数百元的崖柏手串随处可见。为了取信顾客,一些摊点甚至直接出料,现场制作手串销售。

  “由于崖柏历经成百上千年风吹日晒,用它制成的手串,气味稳重,淡淡的香味如空谷幽兰,闻起来很舒服。”手串收藏爱好者曲女士告诉记者,“而且,它还有药用价值,现在买崖柏的人大多是看重了它对身体的益处。” 随处可见

  3月14日,星期六,正值南宫收藏市场早市开市。虽然还没有出了正月,但才早上八点多,整个广场已经挤满了销售各种收藏品的摊点。在其中,销售各种老树根的摊点就有十多个。这些摊点摆放的老树根,少则十多个,多则几十个。在一家较大的摊点前,摊主告诉记者:“这还是一部分,实在是摆不下了。”

  至于专门出售崖柏制品,诸如手串、把件、摆件的摊点就更多了。除了专门销售的摊点外,几乎每个摊点都或多或少摆上几件崖柏制品。而在早市的南部边缘地带,更有几家现场制作手串的摊点,崖柏手串也是他们主要的产品之一。

  而随后的几天,记者又走访了我市多个收藏市场,也都见到有摊点在销售老树根。甚至在几个大一些的花木市场,记者居然也看到了正在销售中的老树根。

  那么这些老树根究竟从哪里来的呢?据一位南宫市场销售老树根的摊主介绍,目前我市销售的老树根主要有本省和河北两个来源。河北主要是在太行山井陉一带,而本省主要是从左权、文水一带出产的。

  高得离谱

  “我这些都是从文水带来的。”在南宫收藏市场,一位销售老树根的摊主告诉记者。在他的摊位里,摆着十多个大小不一、树种不同的老树根。虽然东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有些外部甚至已经成了朽木,但价格却并不低。一块巴掌大小的树根,被卖到了50元,一尺大小的大多在二三百元。而边上最大的一块,有50厘米长、30厘米高,因为造型有些特别,则被卖到了3000元。

  相对于山西货,来自河北太行山的老树根价格就更高了。在一个来自井陉的摊点前,一块有两个成人拳头那么大的剥了树皮的树根,被卖到了500元。在另一家摊点前,一个更大一点儿的树根,被两位爱好者看中,双方讨价还价,价格从2000元一直降到700元后,摊主再不降价了。他表示:“刚才,有人出1000元我都没有卖。”没有降到自己的心理价格,两位爱好者只好摇头离去。

  除了老树根外,一些被剥去树皮,加工成板材的成料价格更高。一块儿厚两个厘米,面积有32开书那么大的成料板,被卖到了近2000元。对于这个价格,摊主并不觉得高。他说:“这么一块儿好板子,能加工出好几套手串,加工得好的话,卖出去两个板儿钱都有了。”

  原料贵,导致成品更贵。在南宫市场上,号称崖柏制成的手串,价格基本上都在数百元一件,而成色较好的制品价格就更没有了谱。在一家专门经销手串的摊点内,记者看到摊主正细心地转动一个手串上的珠子,好让珠子上红瘤斑点让人一眼看到。最后,这个手串上每个珠子上的红瘤斑点都露了出来。“这就叫做‘满花手串’了。”摊主告诉记者,“价格3000元一串。”

  名不副实

  虽然大多数摊主都自称销售的是崖柏,但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大部分崖柏制品其实都是用土柏、坡柏制作的。“土柏,就是在土里生长的柏树。”这位业内人士说,“这种柏树的年轮很稀疏、油性小。佩戴把玩一段时间后容易失去油性,发干,手感也会变得粗糙,香味渐渐消失。”至于坡柏,则是长在坡上的柏树,明显特征是年轮相对来说也比较稀疏,油性、味道不如崖柏。

  在一家摊点前,摊主对正在还价的购买者说:“我的价格是不低,但都是正经好货,全都是悬崖上挖的。”虽然他说得非常肯定,但旁边的另外一位爱好者却并不以为然。这位爱好者熟练地拿起一块树根,低头闻了闻,不屑地说:“你这应该是‘坡柏’吧。”面对疑问,这位摊主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原先昔阳的名气比较大,但现在太原市场,基本上都是从我们这里来的货。”而那位来自井陉的摊主说:“就是自个儿在悬崖顶上长的,又不是人工种的。你想想,真正的崖柏能有多少。”

  “为了追求利润,除了用土柏、坡柏来冒充崖柏卖给收藏者外,市场上目前还存在另外一种非常严重的欺客现象,那就是用生料当作陈化料卖给不懂行的买家。”这位业内人士说,“所谓生料,是长在悬崖上活着的根系发达的柏树,但是生料根本算不上名木,只是木头而已。”

  据了解,在崖柏原料中,以陈化料的价格最高。所谓陈化料,指的是崖柏的树皮、边材在悬崖上已经完全风化朽光,只剩下了芯材部分。陈化料是目前上游原产地被投资者追得最疯的一种崖柏料,因为其存量稀少,采集难度高,所以价格也被抬得很高。

  破坏环境

  崖柏热的兴起,带来的是对原本已非常恶劣的环境的破坏。一位植物专家指出,崖柏等多年生树木、树根是重要的森林资源。这些树木、树根是历经多年自然变化演替保存下来的,是宝贵的森林资源,是森林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树木、树根大多生长在石崖、石坡等生态脆弱地区,对保护生态地理环境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对这些树木资源一定要加强保护,防止出现难以恢复、难以修复的生态地理环境破坏现象。

  “去年以来,逐渐出现了非法采伐、经营崖柏的行为,崖柏按市斤和造型论价,每市斤从数十元飙升至上千元。一时间很多图财者趋之若鹜,纷纷登山采伐和收购,对崖柏和其他稀有树木造成了严重破坏。”林州市林业局副局长侯振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盗伐崖柏危害严重,可能造成崖柏这一珍稀物种的锐减甚至灭绝。此外,由于崖柏地处绝壁,盗伐时会给盗伐者带来生命危险。”

  目前,恶性采挖崖柏已经引起各地林业部门的关注。“去年,我省除了日常打击之外,还专门组织过一次打击盗挖古树根的专项行动,收缴古树38株,大树444株,柏树根13件。”山西省森林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外,我省一些崖柏产区还对辖区内石崖上长有侧柏树的区域进行统一登记造册,并结合管护人员,加大了对这些区域的昼夜巡查力度。”而一些来自太行山的摊主也都悄悄告诉记者:“在产地,现在管得非常严。”

  现代意义上的文玩,就是指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赏玩件或手把件。”文玩爱好者曹先生说,“文玩除了给主人涵养身心之外,也能彰显主人的文化品位。”他认为,文玩玩得是乐趣,但在追捧崖柏饰品的同时,却无形中助长了盗采分子的气焰,使得文玩的雅趣变了味。

  本报记者 张勇 实习生 赵薇 文/摄

  来源:太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