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更多收藏鉴赏

更多工艺名家

新闻内容

刀尖艺术—牙雕

来源:中国航班 时间:2015-4-2 14:51:53 作者:李雪梅 编辑:王文龙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尔雅》曾言:“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其中“犀”专指犀牛角,“象”专指象牙。象牙为大象身上最坚固的部分,其光洁如玉、耐用、珍贵勘与宝玉石媲美,因此象牙又有有机宝石之美誉。而象牙雕刻艺术品,以坚实细密,色泽柔润光滑的质地,精美的雕刻艺术,倍受收藏家珍爱,成为古玩中独具特色的品种之一。

  在我国,象牙雕刻和象牙制品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早在约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了象牙制品。最初的象牙制品只是作为一种实用工具被人们所使用,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出现了由象牙作为材料所雕刻的饰品。在七千多年前的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象牙刻花小盅、象牙鸟形匕首是目前所知最早的牙雕制品。而到了商代以后,考古出土的象牙雕刻和象牙制品更是层出不穷。尽管商代历来以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而被众人所知,其实,商代的牙骨工艺也达到了极高的成就。

  自商以后,我国的牙雕工艺在经过汉、唐等朝代,技艺愈发精湛,雕刻技术也愈发的精美。至宋代象牙雕刻已有相当规模,皇室、官府专门设置了皇家工艺品作坊——文思院便是很好的证明。而在文思院所属“四十二坊”中,“犀作”、“牙作”最是显目。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到了明清时代,牙雕工艺更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明清时代的牙雕名家辈出,宫廷与地方,各流派之间相互影响,共同推动了牙雕工艺的发展,亦留下了数量众多的牙雕精品,形成了我国牙雕发展的鼎盛之势。现在市场所流通的牙雕也以清代及近现代、当代为主,其中,清代的牙雕作品占有15%左右。

  清代中期,中国象牙雕刻经过数几千年的发展,陆续形成了若干个相对集中的中心,主要以广州、苏州、北京为代表。各个中心生产地之间既在题材和形式上保持着各地的风格特色,同时又互相渗透,在技术上有交流。一般而言,清代的牙雕可以区分成南北两大系统,其中比较著名的有:继承明代传统的苏州牙雕、深受西方影响的广州牙雕、擅长人物的北京牙雕。

  苏州牙雕的作品多为小件的笔筒、笔架、笔舔等小件文房用具,也有碗、瓶、盒等实用或陈设器物,题材涉及人物、花鸟、山水、历史传说等。苏州牙雕的整体风格典雅醇厚,充溢着浓厚的文化气息。艺人擅长于阴刻和隐起浅浮雕,运刀简洁,追求笔墨的韵味,注意营造意境。苏州牙雕不仅局限于苏州一地,而是涵盖了南京、扬州、嘉定等长江三角洲一带的牙雕工艺。然而,苏州牙雕在乾隆时期以后,由于受到广州牙雕的挤压,逐渐衰落。清晚期分裂出上海和南京牙雕,两派在承继苏州牙雕传统同时,也有所创新,逐渐发展成为新流派。

  广州牙雕,亦称南派牙雕,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秦汉时期就有着一定的发展,在晋代甚至还出现了精湛的象牙编织技术。广州牙雕虽然以精巧驰名,但是在清代初期却远不及苏州牙雕闻名。然而,到了清代康熙实施海禁之后,广州成为唯一的对外贸易口岸,东南亚等地的象牙大量输入广州,使其获得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不仅进口象牙原料充足,而且多元文化汇流。从传世广东牙雕之多,技艺之精,做工之繁,可窥其清朝时期的规模远远超过苏州地区的牙雕行业。广州牙雕注重雕工,以镂空、透深的雕刻技法闻名于世,并且讲究牙料的漂白和色彩装饰,作品多以牙质莹润、精镂细刻见长,玲珑剔透、纤细精美,在象牙雕刻中别具一格。广州牙雕能在进行象牙雕刻的同时,与其他多种材料如紫檀、犀角、玳瑁等巧妙地镶嵌于一器之上,使图案更富于层次,同时刀法也见棱见角。据记载,故宫博物院所藏象牙灯、象牙席也都是广东制品。在广州牙雕中,最具代表性的要属“牙雕套球”。牙雕套球又称“同心球”,制作相当繁复,工艺要求极高。据《格古要论》载,早在宋代就已出现3层套球,时称“鬼工球”。牙雕套球是用一整块的象牙雕刻而成,球内套球,逐层镂空,且每层厚薄均匀,球面刻上精细图案花孔,层层都能转动。象牙球最小的只有两三层,最大的则有40多层,每层都刻有样式不同的精美图案,可谓是鬼斧神工。早在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广州牙雕艺术家镂雕的20多层的象牙球也曾获得工艺特种奖。

  如果说广州牙雕以精致、奇巧取胜,那么北京牙雕则是以雍容华贵的宫廷艺术品格见长。北京牙雕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明代之后尤为盛行。当时,北京作为一国之都,富官显贵皆聚集于京城,同时外地牙雕工匠的流入,为牙雕工艺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明清宫廷的牙雕艺人主要来自江南、广东和北京当地。从外地来的优秀工匠与北京当地的象牙工匠不断地切磋,经过几百年的磨合之后形成了北京牙雕工艺精湛、富丽堂皇的独特风貌。北京牙雕多以仕女、人物、花卉等为题材,发挥了象牙细腻的质感,使人物造形栩栩如生。然而到了清末,随着清朝国力的势微,北京的象牙雕刻也受到了人力、财力、物力等方面的限制,逐渐走向了衰微,曾为宫廷制作奢侈品的牙雕匠人纷纷流向了民间,开办作坊,聊以自补。后经杨士惠及其传人的努力,这一古老工艺又才得以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