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更多书画视频

更多书画专题

探秘中国四大名砚之河南澄泥砚

来源:河南日报网 时间:2017-8-1 16:20:05 作者: 编辑:刘向丽

  河南文化产业网讯:从一抔泥土,到一方澄泥砚,除非亲眼见证,我们很难想象期间工序之繁复:历经千年沉淀,无垠时光浸润,清水涤荡澄滤,反复揉打摔磨,而后精雕细琢,再辅以几天几夜火焰连绵不休的淬炼……即便是这样,稍有不慎,也还是有可能前功尽弃。澄泥砚之珍稀,可见一斑。

  河南陕县人马寨村盛产的澄泥砚,是中国四大名砚端砚、歙砚、洮河砚、澄泥砚中唯一一种以泥作原料而制成的砚台。澄泥砚,唐宋皆贡。乾隆皇帝曾赞誉曰:抚如石,呵生津。此砚中一绝。澄泥砚作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人马寨王玉瑞王氏家族澄泥砚的第十八代传人王驰和弟弟王金邦担负保护和传承的使命。

  澄泥砚以沉淀千年黄河渍泥为原料,经过几十道工序,千度炉火柴烧窑变精制而成。具有厉寒不冰,呵气可研,不伤笔,不损毫的特质,倍受历代帝王、文人雅士推崇。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砚台已渐渐退出市场主流舞台。今年58岁的王驰至今还记得,父亲总是讲起儿时跟爷爷走街串巷卖砚台的日子。曾经,他们家世代以制砚卖砚为生,只是那样的时代已一去不返。制作澄泥砚对原材料——土有着极高的要求,人马寨村泥土黏性大且适宜延烧,只有这种土,才能烧制出高品质的澄泥砚。一把镢头、一副担子,便是采土的工具。

  在王金邦不大的院子里,一口一米口径的大铁锅上方,悬挂着细纱布和木条圈成的筛子,泥块倒入,兑水,抖筛,如此反复半小时,确保泥浆里不含杂质。“摊在地上阴干是一个自然沉淀的过程,直到摸起来软硬适中为止。这个过程中不能让泥土见到太阳,否则会产生裂缝。”王驰边操作边讲。成为成品泥,用不吸水的布将其覆盖包裹,存在几口大缸里,放在阴凉潮湿的地方,至少放上半年时间,方能取出制砚。和泥是一个考验耐心的过程,王驰有的是这种耐心。他走路飞快,说起澄泥砚,表达欲又极强,看着是个着急的人,但制作起澄泥砚来,完全是另外一副性子。曾经,砚台就像如今的铅笔一般,小孩子入学堂是必须要有的。在那个农民只能从土地里谋生的年代,制卖砚台虽未让家里大富大贵,倒也顾得住一家子的温饱。

  屋里的一张四方桌上,陈着几十个模具、十几把各种样式的刻刀。很难想象,古朴精致的澄泥砚就是在这样的家庭式作坊里,完成一块泥巴的蝶变。和好的泥巴,细腻柔滑。只见王驰手法娴熟,赶出的坯平整如镜。在父亲过世不久,澄泥砚被列入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父亲终于可以安眠地下,传承和保护澄泥砚成了王驰、王金邦兄弟的使命。模具给到的只是身形,还需制砚艺人的一双糙手、几把刻刀,眼珠、鼻孔、耳廓……澄泥砚有了表情、有了灵魂。

  澄泥砚中最为出名的要算金蟾砚和虎头砚,质朴浪漫、古风古韵,深得收藏家珍爱。2001年,在黄河金三角民间艺术展览会上,王驰烧制的金蟾砚、老虎砚荣获大奖。2010年,他制作的虎头砚,被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命名为知名文化产品。制作澄泥砚最最讲究的,当属这窑变。所谓窑变,就是指在窑中受到不同温度的影响而自然形成的各种不同的颜色。一般从点火到熄火需要七八天的时间,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整窑报废。这是一个极其艰辛和需要小心呵护的过程。王驰介绍,即便火候控制到最佳,成品率也不过七成。按一窑150个的数量来算,辛苦一场,收获100个左右合格的澄泥砚已是不易。

  陕州地坑院为了传承和保护这一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门设置制砚院。制砚院就像一个澄泥砚博物馆,不仅有澄泥砚制作过程的体验、制作工具的陈列,更展示有不少早期的澄泥砚,极其珍贵。王驰兄弟俩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守在地坑院,地坑院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即便在炎热的夏季,屋子里不到20℃,“地下宫殿”名不虚传。相比于村子里盖起的平房,这里显然更适合澄泥砚的制作和存放。

  王驰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守在地坑院,地坑院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即便在炎热的夏季,屋子里不到20℃,“地下宫殿”名不虚传。相比于村子里盖起的平房,这里显然更适合澄泥砚的制作和存放。

  千秋万代的灰尘落下来,沉积为泥。千锤百炼的工艺守下来,终成一绝。传世精品背后,总有无数值得记录、言说的画面与故事。千万年来,澄泥砚在历史文化中熠熠生辉,往未来去,它即便蒙尘,也该是光彩不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媒体联盟 — 理事机构 — 经典案例 —  沪港通